关闭 您好,检测到您使用的是Internet Explorer 6,建议升级浏览器以达视觉到最佳效果及最佳浏览速度。 Google ChormeFirefoxInternet Explorer 8
语言选择:

最新动态

行业资讯

首页 > 媒体中心 > 行业资讯

大唐袜业的进与退

  光鲜数字的背后隐藏着数不清的辛酸与努力,以及企业对方向的选择。

  去年,英国《观察家报》刊载了一篇简短的报道《“袜都”衰落凸显中国经济困境》,认为“‘袜都’——浙江省诸暨市大唐镇的衰落或许显示中国经济在解体”。危言耸听之下,过分地“见微知著”,将一个小镇一个产业的兴衰猛然放大到一个庞大国家的宏观经济状况,显得缺乏逻辑,剩下的只是感性的跳跃。果然《观察家报》的报道也在大唐当地引起了反弹。不过,如果要说这篇文章有什么可取之处,那么文中所说的大唐袜业陷入困境确是事实。大唐现在究竟怎么样了?

  大唐袜业,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1万余家生产企业、3500多家配套企业,25万从业者;70%的全国袜子产量、1/3的全球产量;2011年180亿双袜子、546亿元销售额、45亿元利润。也就是说,你脚下现在穿的袜子,很有可能就是产自诸暨大唐。

  但这仅是浮于表面的认识。走在大唐镇的路上,可以看到两边挂满了厂家的牌子。这是一个由众多蚂蚁般的小微企业甚至家庭作坊组成的产业集群。虽说船小好掉头,但它们也有着先天不足。大多数企业主学历偏低,在企业决策上主要凭个人经验,无力引进人才,无力进行品牌建设,无心进行技术改良和产品研发,使得产品同质化及无序竞争加剧。

  产业之外,城镇化方面。在当地,虽然整体规划了几个工业园区,但园区远远不能满足所有大唐袜企。有雄心的企业家不是没有,但却因为大唐袜业急速扩张的过程中缺乏工业规划,现在要在大唐找一块工业用地,难上加难。

  躲起来创新

  诸暨森威特针织有限公司董事长马森勇在大唐袜业圈中以新点子多而闻名。18年前,马森勇还在新疆卖袜子,一位女士向他求购一双超长且能够保暖的袜子,抱怨普通的袜子太短,使得棉毛裤不能外穿,没有兼顾美与暖。这个客户的需求激活了马森勇的创新热情,研发出了国内第一条羊毛连裤袜。一发不可收拾,后来马森勇还开发出了可以代替家居拖鞋的珊瑚绒袜、可用于触屏的手套、绑带运动袜、香薰保健袜、防干裂胶体保湿针织袜套等产品以及诸多的专利技术,但这些创新产品,都已经被同行所抄袭,同类产品遍布市场。

  森威特公司所在的地方十分隐蔽,位于一个可以望见却找不到路的山坡之上,记者所乘的汽车(行情 专区)在去往森威特的路上两次迷路。据周边村子里的人说,马森勇之所以如此选址,很大一个原因是为了防止自己目前的创新产品再被抄袭。

  不过马森勇并不如此认为:“产品制造方面的抄袭是挡不住的。现在的厂家只要拿到成品,就能够给你仿造出来。”大唐袜业的生态圈很完善,纺织工艺也很强大,有的袜厂派人去拣创新袜厂用断的针头,再购入袜子的成品,就能逆向推理出袜机是如何进行改造的。“要防止抄袭,只能提高袜子的科技含量,而生产工艺的创新只能‘瞒’几天。”马森勇叹了口气。

  为鼓励全员创新,马森勇在公司里设立了创新奖励机制,奖金额度从最少的1000元到最高的10万元不等。因为一双普通袜子售价0.25美元,而一双具有专利的防干裂胶体保湿针织袜套售价可达2.5美元。现在森威特每年能推出六七只据有生产价值的新产品。

  浙江标榜服饰有限公司董事长周泉峰同样遭遇了李鬼,不过是在网上。标榜服饰是从外贸转而开拓国内市场的,但做外贸难,做内贸更难。2009年标榜服饰的“星期袜”在中国成功申请了商标,通过网店等渠道开始销售产品,但周泉峰很意外地发现,现在淘宝、天猫上售卖“星期袜”的店铺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并以低价冲击市场。

  电子商务是一个低成本塑造品牌形象的渠道,但对于诸暨中小袜企来说,这显然是未知之路。周泉峰之所以选择电子商务作为开拓国内市场的突破口,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没有太多的资金用于线下的推广和广告。

  “我们现在问题很多,不懂品牌包装,对国内零售渠道缺乏了解,没有专业的品牌推广人员,没有网店运营人才,在诸暨都没这方面的人才,从外面招聘这类人才也十分的难。我们也想过做线下的品牌推广,但诸暨也没有能够提供品牌包装策略方面的公司。”

  寻找新空间

  浙江日盛纺织有限公司董事长顾伯生是一个袜机爱好者,他收藏了300多台世界各地的袜机,其中甚至有英国工业革命时期的袜机,同时他还热衷于新袜机的研发。

  十几年来,顾伯生研发、改良过的袜机不计其数。人力成本的飙升也使得他这几年加快了袜机研发的步伐,并在今年取得了令人满意的成绩——全自动智能袜机。“以前1个工人只能看10台袜机,但现在1个工人可以看50台全自动智能袜机。”大唐镇拥有22家袜机生产企业,世界上几乎所有的袜机生产巨头都在大唐设有办事处,但在开发全自动智能袜机时,顾伯生却全无参考目标,因为这一块的研发在全球范围内尚属空白。全自动智能袜机的电脑控制系统可以和智能手机连接,只要手机能上网,袜机控制者就可以远程控制及编程和维护。

  “这是英国工业革命时期的袜机,到现在依然可以运转,这就是技术。我们在机械(行情 专区)方面落后太多,好的装备才能改进工业生产,可以节约劳力,让更多的活由机器来承接,而人应该去思考企业定位、创新等事情。”顾伯生指着那台古董袜机说,“让那些落后的袜机给全自动智能袜机腾位置吧。”

  “不仅仅是袜子,只要是与袜子生产相关的,大唐袜业都能找到。”浙江永新集团有限公司金炳棋指着办公室外面说道。配套企业中,永新集团是一大龙头,他们从销售做到生产,现在又将重心转移到原材料(行情 专区)生产、销售上,可谓将产业链都玩了个遍。

  目前永新集团正在做另外两件事,一是继续涉足原材料,“越是产业上游越有话语权,利润也更有保障。”第二件事便是为原料超市而奔走。原料超市是永新集团为了解决袜子生产企业采购原材料比较困难而推出的一站式原材料集中地。以前生产企业跑市场还不一定能买齐所有的原材料,有时候订单量小了还没人卖,“原料超市会汇集所有袜子生产企业需要的原料,永新最新的原料产品也会出现在超市中,而且没有订购量的限制。”

  相比永新集团,其他配套企业的日子多少遇到一些问题,比如印染、后道工序整理环节等,与提升发展大唐袜业的要求依然存在较大差距。大唐袜子的质量检测结果显示,产品不合格的原因主要是印染和整理质量不行。定型、功能性等整理技术应用还没有被引起足够的重视。

  此外用工荒也成为困扰。配套加工等后道工序比织袜环节用到的人工更多,一般都是计件工资,没有技术含量,但又不可缺少,工人工资要比袜机工人低很多,致使很多工人都不愿做配套加工等工作。

  抱团结盟

  为了解决小微企业存在的各种问题,大唐镇尝试通过规模企业来引导家庭作坊:规模企业建造标准厂房,把家庭作坊吸纳进来,统一提供生产设备,由规模企业统一接单、采购原材料,然后分单给吸纳进来的家庭作坊生产,再由规模企业进行销售,同时对吸纳进来的家庭作坊进行统一管理。“希望以此解决家庭作坊存在的难管理、产品质量不易保证等难题,同时加快大企业的发展,让大企业把更多的精力、资源投入到产品研发、对外销售上。”大唐镇主管工业的镇长助理孟理光说。

  组团作战的不光有政府主导,还有民间自发形成的“科创联盟”。“科创联盟”是大唐袜业的新事物,一家袜企遇到了技术难题,几家联盟企业动用人力物力帮忙攻关。它的出现不仅减少了企业的研发费用,研发速度和研发成功率也大大提高。

  当地一家袜企曾接到3万盒高档礼品袜的订单,袜子产品得到了客户的认可,但包装盒却都被客户否决,这家企业最后找到了诸暨市宝丽彩印包装有限公司。宝丽彩印董事长王宝峰接下订单后当即联系了企业所在的“科创联盟”,召集联盟中的技术力量,经过一天时间的攻关,终于研制出采购商认可的包装盒。

  “自己的技术人员做产品研发,需要很长的时间,而且受限于公司规模,人手不够,产品的档次也不能满足高端市场的需求。加入‘科创联盟’,借助联盟的技术人员,能够加快研发速度、降低成本。”文英包装总经理赵文英说,他们公司去年的毛利率有10%左右的提升,很大程度上就是得益于研发成本的下降。孟理光也表示,政府正在考虑要不要在合适的时间点切入,让“科创联盟”制度化。

(来源:东方财富网)


×

关注CHPE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关注CHPE
×

邮件订阅

×

搜索 CHPE2017